第四百一十章 是否有他的来处呢(1 / 1)

金色茉莉花 / 游戏竞技  / 78万字 / 1天前

加入书签

世界屋脊,拿瓦基地。

海拔六千米的高度让它离星空更近,让它的天空无比纯净,也让它的夜寒到刺骨。

宁清坐在一台巨大的机器前,显示器上是枯燥乏味的断波,看似重复又不重复,一如这里的生活,看似千篇一律,却承载着追寻星空者最广大的梦想。

滴滴滴的重复声音;

机器风扇转动的声音;

窗外的风声。

似寂静又喧闹,似喧闹又寂静。

一如头顶的这片宇宙。

宁清控制不住的又观察了一遍那个死寂的相邻位面,它和上次一样,毫无生机——由于这个莫名失去生机的相邻位面已经被基地的研究员发现并公布过了,所以她不能再以此为题写毕业论文,除非她能通过观察,证明这个位面的枯萎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由于其它原因。

但这样做意义不大。

因为神灵们大概率知道它毁灭的原因,所以她只需要慢慢成长,去触及神灵,就能直接得到其中的答案。

没必要为了毕业论文而花费如此多的心血。

对她而言,毕不毕业其实都无所谓,无论毕业论文选什么,必然都是顺带的。

“吱……”

凳子脚与地面摩擦。

宁清起身来到另一台机器前,她要证实凌伯新先生提出的灵性力。

在她看来,凌伯新先生口中的“两个世界互相影响、影响世界走向”的灵性力之所以无法被证实,主要原因在于他无法将另一个位面或宇宙摆在大家面前,所以无论他提出的观测方法如何严谨,无论他用多么庞大的数据和新奇的角度去证实世界的走向确实受一种奇妙力量的影响,无论学界内有多少人接受并相信他的说法,但灵性力的存在永远是存疑的。

其实除了将另一个位面或宇宙摆在大家面前,还有另外的证实灵性力的方法。

也许是世界意志。

也许是预测时间线和历史记忆。

也许是底层规则。

宁清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个,但无论如何,如果真的有一种奇妙的影响力作用于不同世界之间,那么它必然在这些地方留下痕迹。可惜凌伯新先生不是秘宗修行者,无法接触到世界更本质的地方。

她是。

甚至宁清理清思路之后,便觉得想要真正证实它,是件很简单的事。

难的是她是用秘宗方法证实的它,可除了秘宗修行者,正常人根本无法窥见并理解这个证实的过程,更没办法用同样的方法去检验。也许佛门道门和天人体系的修行者才能勉强做到。

普通学者光靠自己注定无法理解了。

那么放低要求好了——

如何让普通学者借助佛门和道门的能力去检验它呢?

宁清对此有思路,也有信心。

滴滴滴的声音仍然重复着,机器里的风扇转动不止,窗外的风依旧呜咽,头顶的星辰像是细密的银沙,每一颗细小的光点都是常人去不了的广袤世界。

其中又是否有他的来处呢?

……

夜幕深沉,公路横穿荒原。

一辆越野车在路上高速穿行,车灯是这片漆黑世界唯一的光,公路两旁长满了野草,早已经枯黄了,在夜风的吹拂下全部倒向一个方向。

云层中有剑光在穿梭,朝这个方向极速靠近,忽然天地间白光一闪,刹那间连接了云层与大地。

一柄雪亮剑光刺穿了越野车的车头,扎进公路之中,就像是锋利无比的剑戳穿了一块豆腐那么简单,车身的钢铁完全没起到任何抵挡作用。

驾驶员也算反应迅速,变化初升的第一秒,便已踩下刹车。

“吱!”

轮胎发出短促的尖锐嘶喊。

可车速实在太快了,自重又大,一时根本无法刹停,于是在惯性下,车身依然向前。而那柄穿过车头扎进公路里的剑光便如同切豆腐般,将整辆车由前往后、从中间分成了整齐的两半。

“嘭!!”

两半车身顿时翻滚起来,各自滚进了公路两旁的枯草丛中。

几道人影被甩落出来。

其中四道仍然活着,且无大恙,只有坐在后排中间的那名大肚寸头男子,被剑光整齐的切成了两半,一半在翻滚间被甩到了公路上,一半掉进了草丛中。

“倏!”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却悬停在半空中,脚下踩着一道虚幻的剑光,盯着他们。

“几位,去哪啊?”

“饶命!”

“饶个屁!活不了的!”

那是个高挑又美丽的女子,穿着水磨蓝的牛仔短裤与短袖体恤,工装鞋彩虹袜,青春活力,可脸上表情却很不善:“我懒得带你们回去了,反正你们罪恶多端,死两次都够了,就地解决还方便点。”

“刷!”

数道剑光浮现出来,对准他们。

四人亦反应不一。

有人大喊着她这样做不合法、不人道,有人许以利诱,有人扭身就跑,有人直接被吓得瘫软在地。

“倏!”

剑光顿时射出,切断了他们的腿。

张酸奶依旧悬空而立,却朝他们咧嘴一笑:“哈哈和你们开玩笑的,被吓到了吧?我只把你们手脚打断,还是要带回去的……哦我忘了!这样你们岂不是要多疼几天、多害怕几天?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四人在地上挣扎。

张酸奶不急不忙的摸出单兵终端,给指挥所报告任务进展。随即伸手在空中画一个大圈,从储物法器里取出一个满是血迹的大号塑料盆,把这几人装进去,再装进储物法器。

这是为了避免他们流太多血,把储物法器弄脏了。

又完成一单,美滋滋。

“倏!”

张酸奶御剑而去。

刚回到营地,正交接目标时,手机忽然一震。

“咦……”

张酸奶疑惑的掏出手机来。

青菜可可:@奶奶总说

青菜可可:你七师兄也在云来诶

奶奶总说:咋啦

青菜可可:没事,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想问一下你他的性格大概是什么样的

“唔……”

张酸奶想也没想的,飞快打字。

奶奶总说:一只哈士奇而已……

“不对!”

张酸奶忽然皱起眉头,一阵警觉——

涉及到这沙雕青菜,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相信他的话呢?

自己吃的亏还少吗?

奶奶总说撤回了一条消息。

张酸奶连忙从古修群切换到飞信。

张酸奶:七师兄,你在云来玩得怎么样

七师兄:妈的,无聊死了

七师兄:34""

“这傻逼!”

张酸奶眉头皱得更紧了,小声骂了一句。

谁愿意听他的语音啊。

你以为你是清清?

然而张酸奶最终还是强忍不适,点开了语音。

“那个沙雕指挥,让老子留守指挥所,说让我随时支援,我起初还以为这是好事,可以到处飞,每片战场都能看见老子英俊高大的身影,没想到这都两天了,一个呼叫支援的都没有。”

七师兄:35""

“还好老子聪明,一开始就在这些沙雕面前装高冷,现在他们都觉得我是个高冷淡漠的高人前辈,平常跟我打招呼都不好意思多说话,吃饭我夹菜他们都不敢转桌子,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原来如此……”

张酸奶嘀咕着,迅速切换回古修群。

青菜可可:看到了

“糟糕!”

张酸奶捏紧拳头,懊恼又不解——为什么自己都七阶了,面对这种事情还是会反应慢一步?

……

原来如此……

陈舒不由点了点头。

此刻再想起庄前辈这两日以来的言行举止,画风突然就变了个模样。

“emmm……”

陈舒摇摇头,抛开庄白茶,转而打开飞信,开始执行每日向清清要请安计划。

陈舒:宁秘书今天给我请安了吗

清清:安

陈舒:你那边还顺利吗

清清:顺利

陈舒:你都不关心我这边安不安全

清清:云来不禁色,管好你自己

陈舒:/表情复杂

清清:我这几天有点忙,为保证思路的连续,从明天开始,我有八十四个小时多的时间都不会碰手机,等我做完这一阶段的工作,会第一时间联系你的

陈舒:???

陈舒:有你这么无情的女的吗!!?

陈舒:/发怒/发怒

清清:?

陈舒:你无情!你冷漠!

清清:哪里冷漠了?

陈舒:我们分开这么远,都整整两天了,你对我一点思念都没有!

陈舒:/伸手指着

清清:有

陈舒:我不信

陈舒:/你性格恶劣

清清:我会想你的

陈舒:/撇嘴

陈舒: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水果

清清:到时候再提醒我

陈舒:好吧好吧

陈舒:像你这种渣女,都是得到手后,很快就厌倦了,我已经麻木了

清清:晚安

陈舒:晚安

陈舒关了手机,猜她肯定没有睡。

不过他也不打算睡。

这两天的检验下来,他也再次找到了一些对曳光术进行持续优化的地方——不是修复和完善,因为现在的曳光术已经是一个功能完善且性能强大的法术了,只是仍然有持续优化、改进的空间。除了对法术的优化改进,还需要针对自己的使用习惯进行调整。

此外陈舒对曳光术还有一个大的改版想法。

这次就不是对曳光术的智能防御进行改良升级了,而是对曳光术本身进行改版。

改的正是它的根本。

陈舒在之前研究大烈阳术时就已经察觉到,有一些符文冲突是可以用于产生爆炸的,此后对反向符文原理的研究让他的想法逐渐有了实质,于是他打算更改曳光术的主战斗符文,将反向符文原理加入进去,提升威力。

这个想法本质上源于曳光术在高阶的乏力表现——

这门法术真的很优秀,又很好用,无论哪个国家的版本都很好用,可它终究是军队研发出来用作常规武器或常规法术的一门法术,门槛不高,上限也不高。

因此高阶之后,它的威力就不太行了。

陈舒希望提升它的威力。

将曳光术推入一个新的版本。

如果可以的话——

这也将是他的毕业论文。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