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这件精仿品,出自大师之手(1 / 1)

八刃贤狼 / 都市言情  / 13万字 / 21小时前

加入书签

江山锦绣拍卖公司的开业仪式后,就是酒会了。

酒会就是直接在展厅里举办的。

罗宇洋本来早就想走了,但既然吴百涛想让他留一会儿,也就先不走了,吃饱喝足再说吧。

说实在的,看着这些将要上拍卖场的展品,罗宇洋觉得自己也可以参与一下。

从刘志勇买下的老院子里搞出来的宝箱,里面有一些金银珠宝,玉器首饰拿过来拍卖也是可以拍出好价钱的。

更何况,带有那幅画呢。

罗宇洋可以肯定,只要把家里藏着的那幅明代古画《陶榖邮亭图》摆在这里,吴百涛、王文华,还有吴嘉明这三个人非得跟他喊爷爷不成。

那可是超级大宝贝,不亚于神器一般的东西。

跟唐伯虎的真迹比起来,那件清乾隆霁蓝本金瓜棱粉彩花鸟瓶,着实要黯淡很多,甚至可以说不是一个量级的东西。

当然,罗宇洋暂时还不想把《陶榖邮亭图》拍卖掉,他暂时找不到理由去这么做。

这样的好东西,在不缺钱的时候收藏起来也是应该的。

这时,李彩妍又走过来,跟罗宇洋聊了起来。

李彩妍很健谈,性格外向,与苏瞳走的是两条路子,而且刚才李彩妍在唱歌之前还换上了礼物,相当惹眼。

不说别的,李彩妍这身材确实很好,身上的香水味儿也很好闻。

正常的男人都会对李彩妍这样的姑娘想入非非的。

李彩妍问:“罗老师,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罗宇洋笑着说:“你不是都叫我老师了嘛,我还能干什么?”

李彩妍瞥了罗宇洋一眼:“你不会真的是教书的吧?我不信。”

罗宇洋哈哈一笑:“你不信的话,哪天可以找我啊。”

李彩妍怔了怔:“找你干什么?”

罗宇洋应道:“我可以给你上上课。”

李彩妍瞥了罗宇洋一眼:“那你能教我些什么?”

罗宇洋倒是惊讶了起来,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李彩妍还当真了。

罗宇洋说:“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想学什么,我都懂。”

李彩妍“切”了一声:“你们男人啊,一个比一个会吹牛。”

罗宇洋打了哈哈,不过他感觉李彩妍还真有可能找他上课。

到时候给李彩妍上什么课,讲什么内容,那就再说吧。

再说了,给未来的大明星李彩妍上课,那也不丢人啊。

就在这时,吴百涛又来了,对罗宇洋说:“罗兄弟,吃好了没?”

罗宇洋点了点头:“多亏了吴老板,吃好喝好,又有美女陪着,太赚了。”

吴百涛笑着说:“那跟我来吧,咱们去小房间聊。”

罗宇洋知道吴百涛让他去干什么,就是要上手好好鉴定一下那件清乾隆霁蓝本金瓜棱粉彩花鸟瓶的真伪。

李彩妍连忙说:“吴老板,我能不能也去旁观啊?”

吴百涛说:“当然可以了。”

于是,三个人就离开了这个大展厅,去了一间会议室。

这里也是专门做古玩鉴定的地方,各种鉴定工具都有。

王文华和吴嘉明早就等在里面了,看到罗宇洋和李彩妍进来,连忙站了起来。

从两人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患得患失。

毕竟他们想要靠这件张英的官窖器一鸣惊人,打出江山锦绣拍卖公司的名气出来。

如果这件顶级瓷器是精仿品,那事情就要落空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他们三个合伙人刚才合计了一下,如果提早发现是件好事儿,大好事儿。

如果这件顶级官窖器真的是仿品,那就是明摆着的圈套。

三个人都属于人精,自然知道有人布局,有人设置陷阱,那就肯定会有人收网。

先一步发现这个陷阱,能让他们避免大损失和代价。

而且这个损失和代价,很可能是这家新的拍卖公司难以承受的。

拍卖公司可不是普通公司,尤其是新开业的拍卖公司,如果声誉有损耗,那势头大减,可就起不来了。

不过刚才三个人又都仔细看过了,这件清乾隆霁蓝本金瓜棱粉彩花鸟瓶看不出什么毛病来。

要知道包括吴百涛在内,他们三人可都是搞收藏的,眼力都有,实践经验也足。

不说他们三个水平有多高吧,但跟专家也差不了哪儿去,只是缺少一些理论知识罢了。

但他们三人,没有一个觉得这件清代官窖器有问题的。

一般的高仿品怎么可能逃得过他们的眼力?

但是吴百涛领教过罗宇洋的实力,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让罗宇洋再过过眼。

此时,瓷器已经放在了桌子上,精美的外表,十分具有冲击力。

王文华和吴嘉明对望了一眼,都让开了位置。

罗宇洋走上前去,右手抓住了瓶口,左手扶住瓶身,让瓶子倾倒。

清乾隆霁蓝本金瓜棱粉彩花鸟瓶是一件高瓶,有三四十厘米高,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才能看到瓶子里面。

在罗宇洋看来,瓶身上应该没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绝对逃不过一眼决的能力,所以问题一定出现在这瓶子的底胚。

王文华和吴嘉明看到罗宇洋这一手,又对望了一眼,颇为惊讶。

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罗宇洋这一下子别看很简单,但可真不容易。

要知道这瓷器可不是什么便宜东西,现在还没确定是仿品呢,就算确定是仿品,那也是高仿,高仿也不是便宜东西,尤其是这么大的瓷器,上万块钱肯定要的。

寻常人别说这么去取瓷器了,就是碰都不太敢碰,弄不好就能把这瓷器打了。

李彩妍不懂这些,只是觉得罗宇洋挺帅的,一看就是行家。

王文华忍不住问:“罗兄弟,怎么样?看出问题来了吗?”

罗宇洋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仔细看着,忽然,他说道:“给我放大镜,要高倍的。”

古玩鉴定中的高倍放大镜可不是一般人用的那种,而是筒状物,有点儿像是单筒望远镜的形象,只不过要小一些。

这种高倍放大镜不仅鉴定古玩,文物时可以用到,在珠宝鉴定,赌石鉴定中也是常用的工具。

当然,知道这玩意儿的人很多,真正懂得怎么用,用得好的人,就不多了,这些都属于专家。

吴嘉明赶紧从桌上的工具箱里,拿了一个高倍放大镜递给了罗宇洋。

罗宇洋着准瓶口边缘的一个位置,用高倍放大镜看了看,便说:“找到了。”

众人大惊失色。

“什、什么!?”

“找到问题了!?”

“什么问题?让、让我看看!”

吴百涛、王文华和吴嘉明都有些方了。

感觉太突然了,三个人都看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难道是因为没用高倍放大镜的关系?

罗宇洋将瓶子倾的角度更大一些,然后把高倍放大镜交给了吴百涛,指着瓶沿稍微靠里的一个位置,说:“吴老板,看这里。”

吴百涛连忙去看,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王文华和吴嘉明几乎同时说道:“怎么样?看到了吗?”

吴百涛直起腰来,叹了口气:“看到了,真的是仿品。”

说着,他又把高倍放大镜交给了王文华。

王文华冲着那个位置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类似于记号的东西,而且是三个字母。

王文华喃喃地念了出来:“W……S……X……”

吴嘉明怔住了,也接过王少华手中的高倍放大镜看了一眼,也认了出来,上面就是写了三个字母——WSX。

三个人全都看到了,李彩妍也没有要看的意思,罗宇洋便将这只精仿瓷器直立起来,放好。

现在吴百涛等三人已经对这件瓷器就是仿品这件事,没有什么疑问了。

吴嘉明说:“WSX,WSX,这是什么意思?”

罗宇洋淡淡地说:“我猜这三个字母,是这件瓷器艺人的名字缩写。”

王文华点了点头:“对,确实是这样,很多手艺人都会把自己的名字以各种形式留在作品上。”

吴嘉明瞪大了眼睛:“那会是谁呢?他、他这东西做得跟真的一样,可不是一般人的手笔啊!”

众人陷入沉思。

这么一件重器,就算是仿品,要做起来那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儿,弄不好做个一两年都有可能。

罗宇洋也没什么头绪。

他对古玩、文物这些确实很在行,各种名人名事如数家珍,但是近现代的相关知识,却知道得很好,几乎是空白的。

可见系统赠与的能力也是有盲点的。

吴百涛忽然说:“你们听没听说过魏树轩?”

吴嘉明摇了摇头:“他是谁?没听说过。”

王文华忽然抬手说道:“等会儿,听这名字好耳熟啊……对了,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了!”

王文华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指着桌上的那件瓷器大声说道:“如果是他的话,的的确确可以做出这样的高仿……不!精仿品出来!”

吴嘉明怔住了:“谁啊?”

罗宇洋也很好奇,王文华和吴百涛到底在说谁?

李彩妍也出声问:“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做出连你们都看不出来真假的瓷器?”

吴百涛淡淡地说:“那是位大师,名叫魏树轩!”

王文华也说道:“这件重器,就是魏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