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坪洲(1 / 1)

钵兰街肥龙 / 都市言情  / 12万字 / 1天前

加入书签

开局我就想退出江湖卷一:金盆洗手,挂印封鸠第十一章:坪洲金黄色的夕阳下,盛家乐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双肩背包,头戴鸭舌帽,看起来像是外来的游客,从最后一班中环往返坪洲的渡轮跳上了坪洲码头。

坪洲是香江的一处小岛,占地只有零点九七平方千米,整个小岛外形像是个凹字,站在坪洲码头,大喊一声似乎整个小岛都能听见。

沿着坪洲唯一的主干道,铺着青砖的露坪街穿行,仿佛一瞬间回到五六十年代的香江。

这里没有拥堵的私家车,大多数行人都徒步或者悠哉悠哉的踩着单车,偶尔会有货车远远沿着指定货车道路驶向岛上不多的几处小型加工厂帮忙运送货物。

“你好,先生,来观光的游客呀?南湾,东瀛?”盛家乐脚步轻松的穿行在街道中时,身后突然响起车铃声,随后一个男声开口问道。

盛家乐回转身,两名军装巡警骑着一辆人力三轮车,正好奇的打量他,开口问话的,是负责蹬车的那个,而三轮车后面堆了几箱汽水的货架上,另一名巡警正盘坐其上,专注的把耳朵贴在小型收音机上,听着里面的赛马信息。

“我从中环来,度假放松。”盛家乐笑着对军装巡警回答道。

“本地来坪洲度假的就更少见,你们这种城里的有钱人可能喜欢这里山清水秀,不过这里的人就希望去见识中环的富丽堂皇。”年轻的军装巡警笑笑:“这里的旅馆不是很豪华,只有两家,上车,载你一起去,刚好帮旅馆隔壁的士多店运送汽水。”

那名专注于赛马消息的军装虽然没有开口,但听到同伴的话,也已经主动让出一片空位。

“好呀,多谢两位阿Sir。”盛家乐上了三轮车的货架,笑着说道。

军装一边蹬着三轮车一边问道:“不用谢,港九是不是很少见到我们这种街坊型差人?”

“的确很少见到。”盛家乐取出香烟,递给旁边听赛马的军装,军装接过来说声谢谢,随后就继续小声嘟囔着:“五号!五号……”

“早晚输死你呀~”蹬车的军装笑着骂了一句,随后对盛家乐说道:“坪洲很小,整个岛只有五千多人,大部分人打渔为业,常年出海,只有一两千人在岛上,这里没有的士,没有巴士,没有私家车,离开只能去唯一的码头搭渡轮,走路只用不到一小时就能走遍全岛,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海鲜,不过因为未开发,所以很多香江人,吃海鲜要么选西贡,要么去对面的大屿山,一年到头来这里都见不到几次生面孔,不瞒你讲,我刚来时见到陌生人都不懂讲话,现在两年过去,恨不得街边跑出条狗我都想同它聊几句,很闷嘅。”

盛家乐能感觉到对方的无聊和看到陌生人的愉悦,恨不得把自己这两年对坪洲的了解全部对盛家乐讲一遍。

“多久回港岛一次?”盛家乐好奇的说道:“晚上收工不是一样可以去港九放松?”

“偶尔啦,街坊总需要帮手,所以假期很少,在这里呆久,当自己乡下人,回港九感觉不习惯,这里冇正式警署,只有一处配备宿舍的警岗,表面上是由一位高级督察担任主管,但那位主管常年在对面大屿山警署办公,常驻的就只有警署警长担任的副主管,两名内勤,同两队军装巡逻小队,加在一起共计七人,我们两个就是A小队,坐在你身边的就是A队指挥官王元庆,我是副指挥官郭文达。”

“原来是两位指挥官,失敬,失敬。”盛家乐听到对方说的风趣,笑着拱手抱拳。

“叼!五号又输掉!”收音机内的赛马消息听完,坪洲警岗军装巡逻小队A队指挥官王元庆警长郁闷的骂了一句脏话,这才看向盛家乐:“惭愧,惭愧。”

“请问,这里警署或者警岗是不是有位叫做邓诗彤的Madam?”盛家乐帮对方把香烟点燃,开口问道。

王元庆被烟呛到,咳嗽了几声,狐疑的打量盛家乐:“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该不会同那班扑街一样,想泡Madam吧?瞧你油头粉面,搞不好Madam真的会动心!阿达!调头,送这家伙去码头!找条渔船安排他返中环,把这种可能扼杀在萌芽之中!”

“这里的Madam不能被人追求呀?”盛家乐听到对方的大叫,开心的笑了起来。

被称为阿达的副指挥官郭文达说道:“全坪洲都知道,Madam来这里之后,就是坪洲所有未婚男性的爱慕对象,包括我们两个。”

“收声啦!”王元庆用手压了一下自己的帽檐,看向盛家乐,笑着问道:“喂,是不是收到风,听人讲坪洲有个够靓的警花,所以你来这里想要搭讪?话俾你听,你不要觉得在中环工作,薪资出众就有机会,Madam眼光很高嘅!”

“我同她是旧相识,不需要搭讪,不过我可以介绍其他靓女同你认识。”盛家乐对王元庆说道:“追求女人讲究方法的,不如我教你如何搭讪?”

“是不是真的靓女?”王元庆听到盛家乐说介绍靓女给自己,吐了口烟雾,也笑了起来。

他们的那位Madam,追求者众多,他们两个也的确替自己长官打发了很多想要搭讪的青年倒是真的,那些本地满身鱼腥味的家伙就没有一个人想过,追求自己长官,当然要先示好她手下自己这班下属。

面前的青年就够爽快,不仅介绍靓女给守在孤岛上的自己,还教自己如何追求对方,这才叫有诚意嘛。

“不知介绍有冇我份?”正在蹬着三轮的阿达突然开口问道:“如果只有庆哥,我现在就去安排渔船送你离开。”

“说到靓女,我真的很有心得,我在中环认识很多喜欢收工出去玩的OL女郎,我想AB两队所有阿Sir一人介绍一位,都足够。”盛家乐开口说道。

阿达笑了起来:“那就不要去旅馆啦,既然旧相识,当然直接去警岗,你去见Mdam叙旧,旅馆的事包在我身上。”

三轮车调转方向,直接冲入旁边的一条小路,盛家乐好奇的问道:“不是要帮士多店送汽水吗?”

“不急,这几箱汽水当我们买下,回头还车时直接送去钞票就可以,当然介绍靓女这件事更重要。”

坪洲手指山是整个岛海拔最高的地方,海拔足足九十米,坪洲警岗就建在山顶,刚好方便这里的最高长官立在警岗外拿着副望远镜就能巡视遍全岛治安情况。

邓诗彤一身女警军装制服,手里握着望远镜巡视这处不足一平方公里的辖区。

在她身后,准时收工的两名内勤女警已经在警岗前的空地上架起烤架,正忙着BBQ,空气中满是烤肉的香气。

而望远镜中夕阳下的坪洲,被涂抹成温馨的暖色,炊烟袅袅。

她喜欢这座孤零零远离港岛的坪洲,这里没有卧底任务,没有背叛与出卖,更没有刻薄的上司,当然,也没有继续升职的可能。

这里最大的长官就是她,坪洲警岗警署警长,每天带领六名与自己同样运气不佳的新扎师弟师妹,驻守在这里,每日大多数任务是巡街顺便帮街坊客串外卖员,最大的案件是帮急病的市民打电话呼叫驻扎大屿山的皇家香江辅助空军支援队的医疗直升机,把病人送去大屿山或者市区就医。

她和她的六名属下,很可能会留在这里十几年甚至更久,直到某一日被警队想起,换新的倒霉鬼替换他们。

十几年,应该足够她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比如,她堂堂女警,居然被一个马夫欺负过,可是想报仇甚至指控都没有证据。

“Madam,你的旧相识驾到,他话是你亲密好友!”A队阿达的声音在邓诗彤的身后响起。

两名内勤女警也适时发出惊呼:“哇,这个不错,够靓仔!比起之前那些好很多!”

邓诗彤恋恋不舍的收起望远镜,扭回头,然后就看向夕阳下,背着双肩背包跳下三轮车的盛家乐,正扬起手微笑着看向她:

“Tammy,好久不见。”

邓诗彤手里的望远镜猛地一颤,掉落在地,下一秒,她收起脸上的惊惶,努力保持威严,开口对几名手下吩咐道:“即刻把他关去羁押房!”

盛家乐看向旁边明显因为邓诗彤这番话愣住的军装阿达,笑着说道:“喂,带我去羁押房,旅馆都省下。”

“之前那几名追求者,就算口花花都没有让我们Madam开口羁押,我看你很有可能得手。”王元庆在旁边咬着块鸡翅走过来,对盛家乐说道:“走啦,我带你参观警岗。”

盛家乐转身跟着王元庆朝着警岗内走去,邓诗彤明显还没有从见到盛家乐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盯着阿达:“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是特意来见你,又话肯答应介绍靓女同我们认识,所以就带他一起过来见你喽。”阿达从内勤女警的烤架上拿起串鱿鱼咬着说道。

两名女警也开口八卦道:“就是呀Madam,你如果不钟意,介绍我们认识也好呀,好靓仔,好有型呀!”

邓诗彤瞪了两个新扎师妹一眼,捡起望远镜朝着警岗内快步走去。

“看到Madam望向你们两个的眼神啦?同Madam抢靓仔,活得不耐烦呀!”阿达咬着鱿鱼串,对两个女警夸张的说道:“你看Madam刚才的表现,望远镜都掉在地上,同电视里演的一样,怨妇再见恋人时的激动反应嘛,介绍给你们,这么靓仔介绍给两个孤岛村妇,暴殄天物呀。”

阿达还没说完,被身后走过来的邓诗彤抬脚踢了下屁股:“滚去巡街!”

“YesMadam!”阿达被踹的一个踉跄,不过马上笑着立正答应,随后咬着鱿鱼回到三轮车上,准备下山巡街。

“还有,去旅馆帮他留一间客房。”邓诗彤没好气的瞪着阿达,补充了一句。

阿达理解的说道:“明白,Madam,我一定让老板把本岛最豪华的客房腾出来!再让他帮忙安排烛光晚餐,方便你们叙旧!”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