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战局的发展(1 / 1)

夏末的离殇 / 科幻灵异  / 4万字 / 1天前

加入书签

可是洛风打脸实在太快了,边章才暗自窃喜,山林中的火光就逐渐暗淡了下去,只剩下滚滚浓烟。

这……

边章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怕自己想多了,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整片山林只剩下袅袅青烟时,边章才真的相信大火已经被扑灭了,可他实在想不通这熊熊大火是如何转瞬间被熄灭的呢?

显然,当然是洛风利用赏金领域的bug了,等到洛风借叛军穿越火线的时候,趁机溜走了。

之后方从等人默默从四周钻出来,按照洛风的指示,冒着被烧伤的风险将燃烧的树木尽数砍了下来。

随后洛风也忍着灼烧的疼痛,将正在燃烧的树木一个个地收纳进了个人空间里。

看着通红中带着燎泡的左手,洛风无奈地感慨道:“唉,真是活该啊,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好在只用了这么点代价就控制住了大火,不然我就要成罪人了。”

大火虽然熄灭,但是伴随而来的浓烟也让人待不下去,于是洛风带着方从他们沿着先前董卓的踪迹追了上去。

李傕及其身边十几个护卫轮流背着董卓一路向南,最终翻山越岭从另一侧下了山,刚一下山,就看到了凉州军临时建立的大营。

“将军!李将军带着主帅回来了!”

樊稠牛辅连忙走出大营将负伤的董卓抬了回去。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折腾,终于见到了自家大军,李傕也总算放下心来,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连忙拽住樊稠问道:“对了,军司马大人在里面吗?”

樊稠点了点头,并表示李儒昨天回来后就派遣了一队斥候和传令兵赶往天水通知张济的部队注意防范顺着黄河绕过来的叛军。

等到给董卓包扎完伤口后,众人才又聚在一起商议起如何解决掉叛军的问题。

不过李儒眼下还有一个疑问。

“李将军,儒记得前天晚上你和主帅都被包围了,你们是如何突围出来的?”

这个问题樊稠牛辅等人也很好奇,他们本想休息好后再折返回去营救两人,没想到他们自己就回来了。

李傕一脸凝重地说道:“是洛风,他混进了叛军当中,找了个机会挟持了叛军首领边章,以前叫边允,还是个督军。”

李儒想了想又问道:“前天晚上后半夜我看有些火光,后来天亮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还有阵阵青烟,不知道……”

“那是洛风手下的人在山林外围放的火,就是因为这把火才逼得边章带人撤下山,就是不知道洛风现在如何了。”

众将军听罢都自愧不如,想不到洛风年纪轻轻竟有这等身手和胆识。

坐在主座的董卓半晌才开腔:“东巽为了救我,以身犯险,咱们不能不管他,文优,你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不光是为了东巽,咱们这一路上被叛军弄得这么狼狈,一定要狠狠出口恶气!”

李儒不太清楚边章的叛军是何情况,所以一时间也毫无头绪,倒是李傕,似乎想到了什么。

“主帅,你可曾记得东巽说过,他派遣手下烧掉了边章的粮草,末将在想,咱们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点?”

听到这个消息,李儒顿时眼前一亮,立刻向众人分析道:“若果真如此,叛军没了粮草便不会继续呆在陇西,那就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去,一个是撤回金城,一个则是向东往天水进发,去天水抢夺粮草。”

李傕也接过话茬分析起来:“金城怕是不行,一方面金城已经被叛军劫掠过了,应该没有粮草可以补充,再一个,撤回金城无异于作茧自缚,边章不会想不到我军会反攻,困守金城就是自寻死路。”

李儒点点头表示赞同,随后又分析道:“所以,叛军眼下只有向东前往天水才有可能解决粮食问题。”

“那文优的意思是?”

“儒以为咱们可以抢先一步,迅速赶往天水,配合天水郡的地方郡守合击叛军,唉,不过边章的叛军缺少粮草,其实不足为虑,儒担心的是韩遂那边。”

董卓闻言也有些担心起来,问道:“文优不是已经派遣斥候和传令兵给张济将军传递消息了吗?”

“主帅,这只是被动为之,眼下我等对韩遂叛军的位置和情况一无所知,更别说还有个北宫伯玉迟迟不曾露面,儒担心北宫伯玉在等待时机。”

正在董卓等人为此发愁之际,营地内巡逻的守军前来报告说洛风回来了!

李傕和董卓十分开心,两人轮番检查了一下洛风,看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这倒让洛风有些受宠若惊了。

不过眼下战事紧张,也没什么时间寒暄了,好在洛风的归来给李儒增加了一些胜利的希望。

“主帅,既然洛都尉平安归来了,那儒倒有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办法也许可以试试。”

董卓表示愿闻其详,但是洛风却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他感觉李儒又要坑他了。

“主帅可率大军赶往天水郡,先行与边章叛军交手,若能短时间平叛,便可顺道向东,赶往安定与张济将军汇合,联手对抗韩遂的大军。”

“可主帅若是在天水被边章拖住,这时候便可将天水的指挥权暂时交给洛都尉,由洛都尉代替主帅继续与边章叛军纠缠,这次洛都尉可以不必冒险出击,只需帮主帅拖住边章即可。”

洛风闻言顿时满脸黑线,心中腹诽道:李儒啊,咱能不能不搁一个人坑啊?这都几次了啊,不是说好了我远离董卓,咱们达成共识就互不坑害的吗?

董卓听完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心里想着洛风才刚刚死里逃生,现在又要让他替自己拖住百倍于他的敌人,说实话他真的于心不忍。

看了看洛风没有丝毫畏惧和退缩,心里更加愧疚,转头向李儒问道:“文优啊,东巽这才从鬼门关里走过来,要不让稚然留下吧,稚然带兵经验丰富,对天水也比较熟悉,与叛军周旋也没问题。”

李儒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儒并不是小瞧众位将军,只是无论在座哪一位将军留下,都要抽调过半的军队才行,而后续和韩遂的交战,就是战场上正面交手的拉锯战,兵力是非常重要的。”

“况且,论潜入突袭和暗杀,我想洛都尉称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吧?而这些手段用来与叛军周旋是最好不过了,以五百人拖五万人,虽然风险很高,但是却可以换来巨大的利益和胜机。”

洛风看着李儒一个劲地给自己戴高帽,也知道现在这情况想拒绝是不可能了,于是干脆义薄云天一把。

抬起头对李儒说道:“先生不必多言,末将领命。”

董卓还是有些不放心,问道:“东巽,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

谁知洛风竟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主帅不必担心,某已有计划和把握,保证取下边章的项上人头!”

这……

在场众人都纷纷侧目,五百人拦住五万人已经是天方夜谭,竟然还要干掉对方主将?

但是董卓不知为何,他坚信洛风一定能做到,于是拍拍洛风的肩膀说道:“东巽,一定要坚持到胜利的那一天,等战事结束了,我会好好奖赏你的。”

(本章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