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再见了,母亲(1 / 1)

某某a / 其他类型  / 28万字 / 1天前

加入书签

谷安才一直在痛哭,直到经受不住昏倒为止。

在昏迷的过程中,谷安才做了一个梦。

一个尘封已久的,与他的过去有关的梦。

十几年前,为了寻找耐寒的粮种,他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只身来到了北疆。

因为北疆气候多变, 一些植物为了生存下来也会向着不同的方向进行改变,其中有可能会出现耐寒的粮种,是值得搜寻的对象。

这个过程十分艰险,他需要的不断深入各种人迹罕至的地方,一边与自然抗争,一边还要应对北疆人无止境的欺骗。

即便有农神的赐福, 这个过程也异常凶险, 好几次都差点死在变化的天气和小人的手中。

不过他运气还不错,终于找到了理想的种子。

在被风雪包裹的山地上,他发现几株粟苗倔强的生长在这里。

即便周围都是大雪,但粟苗依然倔强的生长着。

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粟种取下,他用农神的神术将粟种保留,准备将其带回大周。

只是返程的过程中,意外发生了。

流荡的盗匪偷袭了他,劫走了他所有的行李财物。

若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他已经死在盗匪手中了。

在风暴中等死时,他看到一袭红衣的女子带着一名女孩出现在这里,并对他说道:“谷安才,你不应该死在这里,跟我走吧。”

就这样,谷安才被带到了一座小镇。

小镇里聚集都是不怎么北疆的北疆人,他们无法习惯北疆的习惯, 并在上官虹的引领下来到了这里, 建立了一座自己的小镇。

在这里,之前的伤逐渐痊愈,他也跟小镇里的居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他知道带自己来这里的人名为上官虹,她身边的女孩名为塞晗,是个很爱笑很真诚的女孩。

由于一生执着于农业,谷安才终生未婚,这个女孩让他有了亲情的感觉,渐渐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孙女。

小镇的生活很安详,虽然生活比较艰苦,不过人们乐在其中。

痊愈之后,谷安才就开始指导本地的粮食种植,发展农业,一年时间就让这里粮食满仓,居民富足。

不过意外再次发生了。

大雪袭来,直接阻断了这里离开的道路,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为了求救,谷安才主动出发,向外寻求帮助。

临行前,他将自己带来的谷种交给自己的好友白扎保管,并发誓自己一定会回来。

只是当他带着救援回来的时候,整个小镇已经淹没在雪中,再也找不到了。

“为什么……我会忘记呢……”

“为什么……我不能再快一点呢……”

痛苦与自责让老人充满了负罪感,让他再次泪流满面。

在谷安才的身边,王怀一行人听着谷安才的梦话, 终于明白了谷安才之前的经历。

“没想到老谷还有这样的经历。”孙化感慨道,“这么说来,这座小镇就是当时的小镇了,那镇上的人……都是鬼?”

“应该是了。”王怀点了点头,“不过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这也是上官虹的力量之一么?”

“很可能。而且我比较在意另一个人。”

“塞晗?”

“嗯,塞晗也是上官虹带来的,她与上官虹什么关系?”

王怀回忆了一下与上官虹有关的信息,突然有了一个猜测:“莫非,塞晗是上官虹和道德真君的孩子?”

孙化大惊失色。

回想着道德真君从入魔中恢复后的汇报,他又点了点头:“没错,项德当时说了,上官虹取了他的精血,并说他命中有一子,或许真有这种可能性!现在塞晗又和乌日在一起,这又是为什么?”

“孩子。”王怀也低声说道,“塞晗已经有了乌日的孩子。”

想到这里,两人头脑中灵光乍现,终于明白了上官虹的用意。

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具备了真君血脉,又有帝恨天化身的血脉,将来将成为帝恨天最强大的化身。

做了这么多,上官虹的目标就是那个孩子么?

不过王怀还是有一点想不通,那就是这个小镇的用途是什么?

将自己的疑惑说出口后,孙化也感觉有点不明白,思路一时间中断了。

就在两人苦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谷安才忽然说道:“是实验。”

“谷老,您醒了!”王怀惊喜的问道。

“嗯,没事,就是一时过于激动,休息一下就好了。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只是身体还有些乏,现在才缓过来。”

坐起身,谷安才说道:“如果上官虹的真实目的是那个孩子,那么我大概能够理解上官虹的目的了。她想亲自培养这个孩子。”

“神明不理解人类的情感,不过她又需要培养那个孩子,所以她需要实验,看什么样的品质最适合那个孩子。整个小镇就是她的实验场,吃下广场中的食物会祛除一项负面的性格,并获得一项正面的性格。她应该是用这种方式不断的实验,看看哪种类型的性格和品质最适合自己未来的孩子。”

“而且更正一下,这些人不是鬼,毕竟这里是神国,他们应该都是上官虹的神侍。祈祷是维持他们自身存在的方法,我们就不必了。”

听完谷安才的解释,王怀难以置信的问道:“就为了实验,所以我们都成了实验品?”

“这才是神明的思维方式,而且在她看来,这群人也得到了实惠不是么。她所邀请的都是那些草原上必死的人,而她给了对方一条活路,这就是神明的仁慈。”

“难以接受。”

“但这就是神明。”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谷安才继续说道:“我已经大概明白离开这里的方法了,那就是展露自身的性格,并以凡人的身份走出这里。王怀,孙化,暂时封印自己的法力和龙气吧,我们先适应一段时间凡人的能力,之后搜集物资,准备离开。出去后,我要找到塞晗,然后跟她道个歉。”

“明白了,我这就叫钟月过来。”

王怀立刻叫来钟月,解释清楚情况后,与对方立刻封印了自身法力。

虽然没有了法力,不过王怀还有一身武艺,因此自保能力还在。

钟月依靠本能一路打到现在,没有了法力也能自保。

&nb-->>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sp; 不过孙化就有点惨,暂时放弃龙气后,他现在就是一个真正的凡人,只能依托其他人的保护。

接下来,就是适应期了。

在这个过程,每天送到房间的饮食必须留下一半,为之后离开这里做准备。

剩下的时间,就是无所事事的活动一下,适应一下现在的能力。

知道了王怀一行人的计划后,塞拉特地单独找到了谷安才,然后问道:“谷先生,你真的见过我姐姐?”

“嗯,你不是塞晗的亲妹妹吧?”

“不是,我们在同一个地方长大,那个时候塞晗失忆了,我们都被萨因收养。之后我被送给阴影之主作为萨满培养,而姐姐则被留在萨因身边。”

“原来如此,那个时候塞晗应该也逃出来了,跟我说说她之后的事情吧。”

“好,你也给我说说姐姐小时候的事情吧。”

因为有着共同的亲人,一老一小两个人畅谈起来,友谊在两人之间慢慢萌发。

孙化则发挥着自己的交友天赋,不多时就跟这里的神侍们打成一片。

这群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上官虹的神侍,每天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王怀则跟狗狗形态的钟月一同在这里闲逛,一边适应凡人的感觉,一边感受这里的风土人情。

虽然已经是白天,但小镇依然被浓雾笼罩,看起来异常的静谧。

走在王怀身边的钟月看着王怀的表情,发现对方的神情时而安详,时而凝重。

“怎么了,王怀,你好像看起来有心事?”

“是啊,我讨厌这个地方。”王怀说道。

“我也不喜欢,没法干架,感觉手都痒了。出去之后跟我干一架,不然我不舒服。”

“单纯的孩子真好。我跟你的讨厌不一样,其实我还挺喜欢这里的。”

“又喜欢又讨厌,王怀你好怪哦。”

“嗯,我喜欢这里的安详,很容易让人沉迷,但我知道这样不行。我们应该愤怒,应该不满,应该时刻有向着更高层次冲击的想法,而不是永远沉迷在这里。”

“不懂诶。”

“所以单纯的孩子最可爱了。”

王怀下意识的揉了揉钟月的毛茸茸的脑袋,但随后又发现不对,连忙了收了回来。

一旁的钟月涨红了脸,但还是咬过王怀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

“偶、偶尔揉一下还是可以的。”

“那撸呢?”

“头后背可以,下巴多揉揉,肚子偶尔可以,敢碰屁股我就咬死你!”

“嗯,了然。”

开心的将钟月撸了个遍,王怀感觉自己心中的郁闷去了不少。

望着远方的灯塔,王怀对钟月说道:“就快要出发了,我们去灯塔看看吧。”

“好,我保护你。”

顺着小镇中间的路向前,王怀发现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唯独灯塔依然那么清晰。

之前谷安才来到这座小镇的时候,小镇还没有灯塔。

来到灯塔下方,王怀看到灯塔下是一座宽敞的神祠,神祠内没有庙祝,不过依然被打整的一尘不染。

来此参拜的信徒对王怀点头示意,然后继续自己的参拜。

神祠内有一股特别的安详感,让人感觉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格外令人安心。

在神祠中间,则是一尊神像。

神像与上官虹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脸上的神情慈祥,有着让人心安的母性。

除此之外,神像身边环绕着三个孩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看到走进来的王怀,一名信徒上前笑着解释道:“您是新来的吧,宠物还请留在门口。”

“咬你哦!”钟月不满的呲着牙。

“妖怪啊,妖怪可以。”

“咬死你哦!”

拍了拍钟月的脑袋,王怀示意对方安静,然后看着信徒问道:“可以给我介绍一下这位神明么?”

“当然可以,这位是救世之母,她身边的则是她的孩子,分别象征着智慧,执着与爱情。”

看着那三个孩子,王怀很快就辨认出执着是小时候的大师姐,爱情则为小时候的塞晗。

而智慧,则是他本人。

看着自己也在上面,王怀的感情颇为复杂。

他与上官虹的关系错综复杂,对方曾经在北疆救了自己一命,自己理应感激。

但上官虹的很多做法他并不认同,甚至有些厌恶。

复杂的感情,让他不知道自己见到上官虹之后,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对方。

长叹一口气,王怀指着上官虹怀中抱着的婴儿问道:“那位又是谁?”

“那位是救世之母的孙女,也是真正的救世者。按照我们的教义,这位出生之后将带来长久的和平与安宁。”

“我明白了,可否给我一炷香呢,我想给救世之母上柱香。”

“当然可以。”

接过对方递来的长香,王怀在一旁的红烛中点燃,拜了三拜之后,将香供奉到香炉里。

看着袅袅升起的烟,王怀看着满脸慈悲的神像,在心中说道:“谢谢你,多谢你当初救了我。”

“但我还是不认同你的做法,我会尝试全力阻止你,并向你展示更好的做法。”

“你是我的敌人,但我没法恨你。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在北疆的时候,相处的时间很短,我一直把你当母亲的。”

“但孩子总是要独立的,我们有自己的道路,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即便这条道路满是荆棘,但我们也会继续走下去,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路。”

“我会向你证明,我们这群孩子,也能完成只有神明才能完成的伟业。”

“就这样吧,再见了……母亲。”

行礼之后,王怀诚心跪拜,然后带着钟月头也不回的离开。

在他的背后,线香依然燃烧着,释放出白色的烟雾。

这些烟雾缓缓升空,在半空中凝为上官虹的模样。

目送王怀离开,这团烟雾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再见吧,我的孩子,王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